养殖业下载
EN
英媒:中美贸易摩擦升级 数据显真相专家论输赢
时间:2019-06-10 18:30
您现在的位置:养殖业 > 蛋鸡养殖 > 正文

英媒:中美贸易摩擦升级 数据显真相专家论输赢

  5月15日电中美贸易摩擦引发广泛关注,这场贸易摩擦真的像美国总统特朗普所说对美国有百利而无一害吗?真的为美国财政带来数以亿计美元的收入吗?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14日刊文分析称,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再表示,中国将为关税买单。 但向美国政府交关税的是美国的进口商,而不是中国公司。

专家还指出,几乎没有什么证据证明,增加贸易关税有过任何作用。   贸易摩擦扩大,到底谁是最大的输家呢?  美国跨国律师行CooleyLLP的律师克里斯托弗·邦迪(ChristophyBondy)认定,向美国政府交关税的是美国的进口商,而不是中国公司。

  克里斯托弗·邦迪,曾在加拿大欧盟自由贸易协议谈判过程中担任加拿大政府的高级顾问。 他说,美国进口商因交关税而增加的额外成本,很可能用加价的方式直接转嫁到美国消费者身上。   他说:“关税对供应链有很大的破坏作用。

”  关税对中国的影响  BBC指出,中国2018年出口上升明显,仍然稳居美国头号贸易伙伴的地位。 但是中国对美国的贸易在2018年下滑了9%,显示中美贸易摩擦的威力已经开始显现。

  尽管如此,英国剑桥大学贸易问题专家梅利迪斯·克罗利博士(MeredithCrowley)说,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中国公司已经开始减价来吸引美国公司买货。   他认为,“那些有市场优势的(中国)产品并没有减价,可能是因为美国进口商对他们有很大的依赖性。

”  关税对美国的影响  根据2019年3月的两份研究报告,美国2018年向中国和其他国家进口商品征税的全部代价,几乎全部由美国商界和消费者来承担。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普里斯顿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经济学家经过计算得出结论说,向钢铁、洗衣机等在内的众多进口商品征收高关税,让美国公司和消费者,在缴税之外每月额外支出30亿美元。   他们的统计结果还指出,受需求不振的影响,另外还有14亿美元的损失。

  第二份权威研究报告由多位作者执笔撰写,其中包括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佩妮洛皮戈德堡(PinelopiGoldberg)。 该报告发现美国消费者和公司承担了关税成本的绝大部分。

  根据这份报告的分析,把其他国家的反制措施考虑在内,那些在美国2016年大选中支持特朗普的地区内的农民和蓝领工人,是贸易摩擦最大的受害者。   美国买其他国家的货品不行吗?  特朗普表示,那些原本从中国进口商品的美国公司应该到别的地方进货,譬如越南,或者干脆直接购买美国厂家的商品。

  但美国跨国律师行CooleyLLP的律师克里斯托弗·邦迪说,这并不像特朗普说的那么简单。

  “生产和价值链要重新定位,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而且都有代价。 ”  “例如,美国去年向钢征收高关税,但美国不可能突然之间就能建起数百家新钢厂。

另外,中国是一个生产大国,对手们都相形见绌,要在全球供应链中取代中国,谈何容易。 ”  增加贸易关税有用吗?  剑桥大学的克罗利博士和美国CooleyLLP的律师克里斯托弗·邦迪都表示,几乎没有什么证据证明,增加贸易关税有过任何作用。   来看看以往的例子:  2009年,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曾对中国生产的汽车轮胎大幅度增加关税35%,称中国轮胎进口数量飙升,让美国工人失业。   但是,2012年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InstituteforInternationalEconomics)的研究发现,2011年,美国消费者因为轮胎价格上涨所承担的代价,大约为11亿美元。   这个研究认为,虽然向中国轮胎征收关税使美国制造业得以保住了1200个工作职位,但是美国消费者额外付出了这笔11亿美元的额外开支后,减少了在其他零售商品上的开销,“间接导致了零售业就业率的下降”。   该研究还指出,更进一步的损失是,中国采取反击行动,对进口的美国鸡肉也征收了反倾销关税,导致美国养鸡行业损失了大约10亿美元的销售额。

  用来证明增加关税有用的一个常用的例子,是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1983年决定对日本生产的摩托车大幅度提高进口关税。   此举被认为让困难重重的美国摩托车制造商哈利·戴维森(HarleyDavidson)免去了来自国外的激烈竞争,里根总统功不可没。   但有人认为,这跟里根总统增加进口日本摩托车的关税没有关系。 哈利·戴维森公司能扭亏为盈得益于本身的努力,其中包括改造工厂生产线,研发性能更优良的发动机。

这些才是让该公司走出困境的有效手段。

  美国关税能迫使中国达成协议吗?  剑桥大学的克罗利博士说,美国总统特朗普新增的关税可能会让中国重回谈判桌,但是她并不认为中国就会因此作出重大的让步。

  美国跨国律师行CooleyLLP的律师克里斯托弗·邦迪认为,特朗普威胁增加关税,更多是为了扩大选民基础,制造头条新闻。

  邦迪指出,要让人们了解中美谈判中所涉及的原则问题非常困难,而“主打关税就容易多了”。

上一篇:中银裕利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更新招募说明书摘要(2019年第1号)

下一篇:中信证券转机信号逐渐明确 市场将进入企稳上升通道